bokee.net

媒体/出版工作者博客

正文 更多文章

唐壮怀:望神飞而意动,有壮怀且逸兴

唐壮怀:望神飞而意动,有壮怀且逸兴
记者 石芮旗
北宋苏轼的《次韵曹辅寄壑源试焙新茶》曾对美女和茶的关系作出精当的品论——从来佳茗似佳人。美人如茶,于红尘俗世中悠然散发一份幽雅和空灵。有感于“清风作酒,美人当茶”这一人生快意境界,知名画家唐怀壮先生泼墨抒怀,再创新作,推出了一批最新力作《美女当茶系列》。
《美女当茶系列》中的“笑看红尘”是最有味的一幅,唐装女子露笑脸,纤手香凝隐无端,一壶清茗幽香渺,画中滋味请君尝。作品延续了之前系列的创意和画风,然而这次在素材的选用上极为讲究,选取了极让人动心的美人来与清茗共煮生艺。他选取的美人可能来自风气开放之盛唐,且让美人顾盼生姿充满禅意,那种自由、旷达、真纯之态和有别于中国传统深闺淑女的美便扑面而来。《湖南书画》资深编辑付力曾评论唐壮怀先生说,其画作呈现出一种生命状态的迹化和一种心灵存在的方式。的确,即使画中是古典美女,壮怀先生亦能独出机杼,赋予其洒脱不拘的精神张力和现代气质,展现画家自身独特崇高的审美追求。
《逸系列》中各式各样的茶壶曾让人流连,正如朱有燉《神仙会》有云“罗浮道士谁同流,草衣木食轻诸侯,世间甲子管不得,壶里乾坤只自由。”“壶”在中国传统道教文化中,是逍遥高蹈情怀的一种象征。但唐壮怀先生的高明之处却并非仅此。“笑看红尘”的杯盖上一点浓墨两笔勾勒成太极两仪图,而壶嘴和壶把儿的形状,亦是阴阳鱼的象征。两面对立、相互交融、此消彼长、和谐统一,生生不息,充满了辩证思想。嘴和把儿上的图像“艮上乾下”之卦,为浅水行舟,积小成大的谦逊之意。而壶身上的图像吸汉代帛画《御龙图》之精髓,线条简单,笔势连绵,灵动飘渺。小小茶壶中蕴含的道家文化之博大精深令人叹为观止。
壮怀先生擅于在画作中发掘出中国传统文化元素的神韵。在他眼中,所有的客观事物都可以焕发出幽古的美。美女当茶,邀月品酒,滚滚红尘,浊中清荷……都能折射出古国历史悠久的精神传承。他不看重画得像,“作画以形似,见于儿童邻”,他追求如飞如动的气韵,但有时笔法却似儿童般朴拙,在似与不似之间,形象百变。作为一个中国画家,在发现美表达美的旅途中,他试图引导人们回到民族文化的根源。唐氏绘画中,颜色不是主角,布局亦很简约,想象力和文化内涵才是生命力所在。他说快节奏生活的现代人习惯了常传承,少思索,常照相,少想象。在这种情况下,能和现实拉开距离,通过对未来和历史的深度发掘,抽象还原,传达一种人与自然的和谐境界,激发出观者的想象,画作才真正具有了感染力。
唐壮怀先生是中国文化的赤子,更是具有现代意识的新锐。他从传统的土壤吸取养分,也从外界获得阳光。水彩画从英国传入国内历史悠久,作为舶来品直到20世纪以后才形成了真正的中国特色水彩画。很久以来,中国画坛所共识的水彩画适宜于表现中国山水、静物之颜色,而壮怀先生不羁于成规,在深谙中国画“用笔须平,如锥画沙;用笔须圆,如折钗股,如金之柔;用笔须留,如屋漏痕;用笔须重,如高山坠石”的基础上,借鉴西方艺术载体,灵活使用水彩画材料、色彩、表现手法,使之充分发挥其本质中的轻灵、柔美、抒情之特色,描写意之大境。
他凭借一个中国画家对艺术的独特领悟力,使之融入中国文化骨血。在他的画作中,颜色不求复杂,一抹蓝色便可是船,是烟,是日月。真可谓上天入地,纵贯古今,神思远渺,不愧为充满鬼意的怪才画家。
分享到:

上一篇:朋友是诗

下一篇:评论唐壮怀

评论 (0条) 发表评论

抢沙发,第一个发表评论
验证码